今天是:
 
忻州组工网党员在线频道欢迎你登录!
当前位置:党员在线学习首页 >> 忻州大讲堂 >> 内容浏览
 
孙立平:后危机时代的经济与社会发展<二>
日期:2012-06-21 16:53:12 来源:干部教育科整理  作者:佚名  点击:1024 
 
 
有一定关系。它说,假若在一个地方发现一个金矿,然后来了一个人,投资建了一个矿,雇100个人给他淘金,每年的毛利是1000万。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形,一种情形就是这个矿主是把这每年的1000万的一半也就是500万拿出来给工人当工资发下去。500万的工资,100个工人,一个人一年是5万,一个月是4000多,这是一个不错的收入了。有了这样一个收入他就可以在这儿娶妻、生子、安家立业了,这个地方就有了100个家庭,有了100个家庭,也就有了100个家庭的需求,他需要商场、饭馆,需要电影院,需要学校等等。那么大家知道这个老板手里还有500万,他就可以用这500万在这儿投资,盖房子、开商场啊,开饭馆啊,办学校,最后老板得到的也不仅仅是500万,那么还有这些投资的收益,这是老板这边。工人这边,原来是一个人挣钱,现在有了太太,两个人挣钱,家庭的收入也会增加。这样呢,就会形成一种良性的循环, 50年的时间过去,这个地方的矿挖光了,这个地方也就成了一个10万人左右的繁荣的小城镇,它就可以自己发展下去了,这是一种情形。在同样的情况下可能有一种截然不同的情形,所有的情形都一样,就一个地方不一样,这个老板不是吧1000万的一半500万,而是把其中十分之一,也就是100万拿出来给工人当工资,100个工人100万的工资,一个人一年是一万,一个月是800多,我们知道这是一个比较低的收入了。这个时候没有办法让他们娶妻、生子、安家立业,只能住公房维持最低的消费,这是工人这边。老板这边呢?剩的是比原来多了,但是有一条,原来剩500万,现在剩900万,这900万在这儿没办法投资,你盖了房子在这卖不出去,租不出去,开了商场没人逛,开了饭馆儿没人吃,开了学校,这边还没结婚呢,孩子从哪儿来?所以没办法在这里投资,不但没办法在这里投资,就是钱放到这儿都不安全,大家收入都很低,怎么办呢?就只能把这钱转出去,转到什么地方?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三亚、杭州、大连、青岛,都是好地方。干什么?买房子。他说这样50年的时间过后,这里依然没有产业,等到矿挖完了,矿主就带着巨款走了,工人要么流亡,要么男的为盗、女的为娼,它说的就是这个结果。
    2、中国:两种不同发展模式的抉择
    这个故事刚才我说写得很好,好在什么地方?这两种情形各位想想是什么?其实就是中国两种不同的发展模式,两种不同的发展前景,中国最终会走上哪一种模式?哪一种前景?我个人的看法还在未定之间,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了,中央就不会再提出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那就多此一举了。之所以提出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说明这个问题没有完全解决,所以啊我们现在在这个故事当中我们来理解什么叫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我觉得我们的感受又会不一样。我们平时学习这些理念,和谐社会也好,科学发展观也好,我们总是强调说全面地、系统地来理解中央的精神,来理解这些理念的丰富内涵,我个人的看法,其实也用不着全面、也用不着系统,也用不着丰富内涵,就把这一个问题解决了就行,通过利益关系的调整千方百计地争取这当中的第一种模式、第一种前景,避免这当中的第二种模式、第二种前景,我觉得这就是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要解决的真正的问题。如果你也是全面了,也是系统了,内涵也丰富了,但是最后弄到第二种模式、第二种前景上去,一切都是废话。所以这里最关键的问题是什么?利益关系的问题。放到这个故事里来说,说的最简单一点就是1000万怎么分的问题,利益关系的问题。所以我们过这个槛儿啊,最主要是什么?利益关系的问题,这个是各位很关心、平时议论也很多的一个问题,有关的说法各位都有很多的接触,我也不想多讲了,多讲也没什么用。
    3、目前中国利益格局的基本状况、问题及症结
    那么,中国现在利益格局的最基本的情况,现在人们流行的一个说法,我觉得大体可以概括。什么说法呢?就是大家也可能听到过的,说20%的富人拥有80%的财富,80%的一般的老百姓加上穷人拥有20%的财富,二八开这个可能大家都听说过,我觉得这个说法大体可以概括中国基本的利益格局。
    问题是,这样的一个格局对中国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样的一个格局呀,如果我们就从理论上来争论,说应该不应该?合理不合理?我想再争论10年8年也争论不出一个结果来。我现在要问的最简单的一个问题,在这样的一个格局之下,你的经济怎么转下去?现在实际上是有点转不下去了。我们可以想象,这样一个格局它带来的结果是什么?最简单地说,拥有80%财富的这20%的富人,有钱没需求,房子有了,汽车有了,高档电器有了,需求已经是饱和状态。剩下那80%的拥有20%财富的这些人完全相反,什么需求都要。房子需要不需要?需要。汽车需要不需要?需要。高档电器需要不需要?需要。但是就一条,没钱。这两个东西始终对不上,在这种情况下,你内需从何而来?市场从何而来?刚才说,过耐用消费品时代这个槛儿,你怎么走?所以这个问题可以说是最要命的地方,利益关系的问题。能不能调整好利益关系,对于我们能不能过这个槛儿,更进一步地说,对于我们这个社会将来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前景,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现在我们要讨论的一个问题,问题的症结究竟在什么地方?贫富差距的问题人们有了很多的议论,但问题的症结究竟在什么地方?但是如果要说问题的症结,我觉得,还有一点我们首先得说明一下,中国的问题呀,决不能把简单的问题说得很复杂,把复杂的问题说得更复杂。中国的事情就这样,你一说这问题很复杂,有人就说,你看,解决不了吧,太复杂。你把这事说得很复杂,反倒给人不解决这个问题找了一个理由。所以中国的事情不能说得很复杂,就哪怕是真复杂的问题我们也得把它简单化。所以这个症结的问题,你要说起来可能理论上分析真的很复杂,但是我觉得最简单地说,要我说,就两个东西,简简单单,两个地方,什么?一个是劳动者的收入,一个是农村问题。现在中国的利益格局的问题呀,我觉得最大的症结在这两个地方。
    我们先看劳动者的收入。美国其实当时呀,这个槛儿过不去,最大的症结也在这两个地方。我们先看劳动者的收入,当年美国30年代大萧条之前,就是这个问题,当时是典型的血汗工厂制度,劳动者的收入很低,而且增长是非常的缓慢。但是我们要看到今天美国可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今天的美国劳动者的收入很高。这一次危机当中,通用汽车破产,背后的原因很多,但是最直接的原因之一,和劳动者的收入,工人的工资不是没有关系的,在座的同志有没有知道的,通用凡是加入了工会的这些工人,只要是加入了工会的,平均的工资是多少?14万美元。14万美元是什么意思?相当于美国大学教授平均工资1.5倍,比美国大学教授的工资高的多。然后我再问一个情况,大家猜一猜,现在在美国的各个行业当中,平均工资最高的,哪个行业?我们要按照中国的情况来猜,不是金融也得是IT,美国哪个行业?就是我们通常我们所说的黑窑工,挖煤的,挖矿的,采掘业工资第一。现在可以说美国劳动强度最大的、最苦的、最危险的,工资也是最高的,现在已经做到了这一点。
    那么,我们现在中国的情况呢,可以说更类似于30年代大萧条之前的美国。几年前曾经有一个部门把我们几个人找去说商量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呢?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当中啊,有一些重大的问题,但是这些重大的问题现在有的连个靠谱的数都没有,说你们能不能给我们弄出一些哪怕是估计的但是得靠谱的数来,比如说环境污染这一年给我们造成的损失究竟有多大,占GDP的比重究竟是多少?政府是有个数的,10%,但是大家都不信,说能不能给弄出一个数来。再比如说灰色收入的问题,现在很多人都在议论,但是大家都在说,就没有一个数量的概念,这一年全国的灰色收入究竟有多少?再比如说,这一年我们创造全部的财富当中,劳动者能拿到多少?前两个数跟我们讲的关系不大,我就不说了,就说后一个数,这一年我们创造全部的财富当中,劳动者能拿到多少?大家碰来碰去,45%左右。就把该算的不该算的都算上,顶多也就50%。这样这一年我们创造全部的财富当中,劳动者能拿到45%-- 50%。但是如果按照同样的标准来算,美国的劳动者能拿到多少?65%-- 75%。各位想想,我们可是号称是社会主义国家啊,可号称是按劳分配啊。头号资本主义国家劳动者能拿到这一年创造的财富的65%-- 75%。我们45%-- 50%,这社会主义可不应当是空的,最近这几年45%也不到了,43、42,06年07年百分之三十九点几。各位想一想,头号资本主义国家拿65%-- 75%劳动者,我们前几年百分之三十九点几,就算40%吧,还不是所有的劳动者都能拿到的,垄断部门的职工,从人头上来说占中国职工总数8%。垄断部门职工的全部的工资收入加在一起,占全国工资总额55%,就是所有有单位的这些人的工资、奖金、津贴加在一起叫工资总额,搞统计的同志知道这个概念,垄断部门的职工拿走55%。剩下非垄断部门的职工能拿到多少?这种情况下你还得买房子、汽车、家用电器,你得消费耐用消费品,成为耐用消费品的消费者,拿什么消费?首先是劳动者的收入,各位可以想一个问题啊,在座的可以回忆一下,尤其是在座的女同志可以回忆一下,我们现在中国可以说也是一个相当开放的国家了, 回想一下最近这些年你都买过什么?甚至买过没买过真正是美国原装的、买过本地生产的东西。你仔细想想,回忆一下,都买过什么?可能都不见得能回忆起来买过什么东西。说明什么问题?美国那么大的一个经济体,你又是这么一个开放的社会,各位还都是政府官员,我们都可能没怎么买过它的东西,说明什么?美国那么大的一个经济体,它对外出口的比重是很小的,它对出口的依赖程度很低的,那么它的经济靠什么转呢?主要靠的就是内需。为什么它的内需转得起来,你的内需就转不起来呢?劳动者的收入这是首先的。任何一个社会,劳动者都是大多数,劳动者的收入状况如何直接决定你的经济基本面貌、基本格局,所以现在说利益关系的问题、利益格局的问题,我们现在症结是什么?劳动者的收入,这是一个问题,一个症结。
    第二个,农村的问题。农村的问题呢,当年美国这槛儿过不来呀,和农村的关系也是很直接的,美国的农村状况很差的,但是呢,到底不应该的,中国是人多地少还情有可原,美国可是地多人少。但是美国当时有一个问题,国外的农产品大量地进入美国,冲击了美国的农产品市场,所以当时美国30年代大萧条之前,农村的状况非常糟糕。很多的农民、小农场主处于破产的状态,中国的问题、原因跟这个不一样,但是症结同一个地方-----农村的问题。
    中国农村问题原因在什么地方?就是巨大的城乡差别。说到城乡差别,各位可千万不要以为,城乡差别世界上各个国家都有,我们严重一点而已,可以说绝不是一点而已,世界上独一无二。这个世界比我们穷的国家有,比我们富的国家有,发展水平比我们低的国家有,发展水平比我们高的国家有,城乡差距像我们这么大的,可以完全肯定地说,没有。我说几个数大家可以判断,现在世界上平均的城乡差距1.5倍,城市居民比上农村居民的收入1.5倍。听起来说1.5倍,超过两倍的国家很有限,我们周边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像日本、韩国、还有中国的台湾都是一比一,城乡差距小点,世界上现在就是这样。中国的情况呢,说起来也一言难尽,因为我们收入分配本身就是一笔糊涂账,所以这个数呢也就有几个不同的说法,有说得高的,有说得低的,说得最低的肯定是我们政府,多少?3.3几倍,国家统计局的数。说得最高的十倍十几倍的都有,但是我觉得也有点夸张。现在社会上人们比较公认的说法是多少?6倍。但是这六倍呢,是包括福利和社会保障因素的,包括一些领导台上作报告念稿子,3.3几倍,台下一讨论了,扔开稿子,也6倍了。这六倍的数是哪儿来的呢?如果我没弄错的话,可能最早在报纸上公开写出来的,还是我写出来的。但是我要说明的,就是这数可能是我最早写出来的,但是不是我算出来的,我个人算不出来的,我当时写文章的时候是说,没有公开发表的研究成果表明是六倍。但是我实事求是地说,也不是什么没有公开发表,研究成果表明的,是我吃饭的时候饭桌上问来的,但是你写文章总不能说是饭桌上问来的。但是我问的这个人肯定是当时中国主管数据的,最权威的,不是第一的,也是第二的。有一次吃饭,我说,我也不说这数是哪儿问来的,也不说你说的,我说,实事求是你告诉我,中国的城乡差距究竟有多大?他毫不犹豫地说六倍。但是这个数我没有马上写出来,后来我在一个小会上讲的这个数,当时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先生也在,他说我给你补充一下,他说前些天我们几个人估算五点九几倍,可以说大体是六。六倍是一个什么概念?绝对的世界第一。我就去查老二是谁?一个非洲国家,莫桑比克。多少?三倍。大家想想世界上平均是1.5倍,超过两倍的国家很有限,老二是三倍,咱们是六倍,绝对的世界第一。这个数本身就值得我们深思,老二是三倍,咱们是六倍,说明什么?说明在当今的时代,就是靠市场的力量你使劲拉城乡差距,顶多也就拉到三倍。怎么拉到六倍,只有一种可能性,政府和市场朝着一个方向使劲得拉,才能给拉到六倍。光靠市场怎么也拉不到六倍。
    所以中国的问题,另一个重点就是城乡差距问题,这是第二个问题,我们现在很多的问题跟现在这个问题有密切的关系。各位想一下,我平时吹牛的时候,尤其是跟外国人吹牛的时候,我经常说的一句话,说中国13亿人口是个巨大的市场,跟老外说得一愣一愣的,但是你自己想想,你真有这个市场?你真有这个市场,你何苦跳楼价、吐血价的东西卖不出去?你真有这个市场,何必严重地依赖对外出口?这一次世界是金融危机,印度受的影响可能就没你这么大,你没有这个市场。你的人口是真正的13亿,可是你市场不是13亿。为什么呢?农民现在满打满算9个亿,除了有两三个亿沿海地区的富裕农民,我们至少有四五个亿的农民根本就没有进入这个时代。他们不是这个市场现成的主干,这是问题的真正所在,他们没有进入耐用消费品的时代。所以问题在什么地方呢?首先的问题是这个,最重要的症结之一。这个问题呀,老实说,收入差距是一个相当麻烦的事情,但是我们说这还不是最麻烦的事情。最麻烦的地方在什么地方?收入差距是六倍的一帮人他要面对同一个市场,面对同一个市场当中的同一个价格,而且这个价格是比照城市的收入确定的,这是最麻烦的。各位想想,我们的教育只有一个市场,只有一个价格,高中以上全国一个价格,你到北大清华来读书,它不管你是农村来的,城里来的,价格是一样的,学费是一样的,住宿费是一样的,食堂里饭菜的价格一样的,两部分人要面对这同一个价格。医疗的价格也是差不多,举个简单的例子,阑尾炎手术,北京是五六千块钱一个,我们忻州不知道多少钱,我了解的情况,地级市应该是三千到四千之间,县城我问过全国不下三十个县,只有两个县告诉我1500,剩下都在2500以上,农民得了阑尾炎也得到城市里来做手术,还得坐车来,还得有人陪着在这吃在这住,最后没有3000块钱下不来。然后我们可以想一想,一个农民拿3000块做阑尾炎手术,和一个北京的市民拿5000块钱做阑尾炎手术,其实一样吗?不一样。所以我们就可以看,最麻烦的事儿,收入相差六倍的两种人,要面对同一个市场、面对同一个市场的同一个价格,然后我们再想一想,这就容易想通了,像我们通常所说的看病难、上学难,这些中国社会可以说是顽症了,哪儿来的?就这么来的。看病难、上学难,如果我们不仔细分析的话,说为什么农民看病难、上学难?农民收入低。就是农民收入低的问题,我们年龄大一点的同志甚至都有一个印象,说现在农民看病难、上学难,比文革的时候都不见得容易多少。文革的时候农民收入高,我查了一下材料80多块钱,一年人均纯收入。现在是四千多,那你四千多的时候,看病也好、上学好,怎么没比80多块钱的时候容易多少呢?不在绝对收入上,关键是刚才那问题。我简单比划一下,大家可以理解这个。你可以看,城市居民的收入这么走,农民收入这么走,两者之间教育的价格、医疗的价格跟这城市居民的收入走,然后两者之间的差距越大,城乡之间的差距越大,农村的居民离得城市居民的收入越远,你离医疗的价格、教育的价格也就越远,你就越是看不起病、上不起学。说将来社会进步了,社会发展了,农民的收入提高了,那时候你就能看得起病、上得起学?说不定比现在还看不起、还上不起,那时候农民的收入,现在是四千多,将来到八千多了,但你到八千多了,城市居民的收入走得就更高了,医疗的价格、教育的价格会跟着城市居民的收入走得更高了,那时候你离它的距离不是更近了,而是更远了,你更看不起病、上比起学,所以这样的问题不是简单的农村问题,而是城乡关系的问题。这样的问题,就农村解决农村的问题,在当今的时代已经不可能了,只有在城乡关系的框架当中,才能够解决真正的问题。所以这个症结,这个利益关系、利益格局的症结,别把它说得那么复杂。什么又是深层的,又是浅层的,就这简简单单,就这两个东西,这两个东西解决了,我不是说中国的问题就解决了,但是很多的问题比较好办了。我们现在讲科学发展观,刚才我说你用不着全面、系统,你就把这两个东西好好科学科学、发展发展,中国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如果你也是全面的、也是系统的、也是内涵丰富的,就这两个问题没解决,还是一句空话。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问题、症结是这两个,一个是农村的问题,一个是劳动者的问题,这是第三个大问题。
    四、后危机时代如何解决和化解社会矛盾和冲突
    1、必须建立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利益均衡机制
接着刚才的说,劳动者的收入,现在是中国的症结之一,我们现在这内需启动不了,市场形成不了,这槛儿过不去,和劳动者收入低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个我们刚才讲了。应当说最近这几年的时间里,中央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提出分享式发展,让普通劳动者能够分享发展的成果。说明中央开始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接着的问题就来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劳动者怎么才能分享发展的成果?这不是一个口号能解决的,没有一个具体的机制,劳动者怎么才能分享发展的成果。没有一个具体的办法,这个就仍然是一个空洞的口号。我们可以想一想,计划经济体制下说劳动者分享改革发展的成果,国家想让他分享他就能分享,为什么呢?所有人的工资都是国家定的,国家想让谁分享,给谁涨工资就分享了,工资不涨了,靠最低工资标准那只能是保个底的问题,分享的问题是解决不了的。所以这个时候你必须得考虑,得有一种新的机制,来解决市场经济条件下利益关系的问题,对不对?几年前我就在讲,从市场经济建立的那一天开始,一个梦永远都不要做了,什么梦?说国家有一个完美无缺的政策,这个政策能够无微不至地关照到每一个群体的利益,没有可能。国家就有这心也没这力了,何况有时候连这心也不见得有了,得有一套新的机制,来解决市场经济条件下利益关系的问题。这个机制是什么?我们想,现在劳动者的工资不是国家定的,是谁定的呢?企业定的,资方定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工人没有一个为自己争取利益的能力,为自己争取工资的能力,没有一个劳资双方的一个工资谈判的机制,没有工会,劳动者就不可能分享发展的成果,就不可能有一个不错的工资。换句话来说,你得解决他争的问题,他怎么能够为自己争取利益的问题,为自己争取提高工资的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劳动者分享发展的成果的问题,就是一句空话。你再讲多少遍,那句空话也一点用都没有,你必须得解决这个机制的问题。把这个问题放到一个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说,市场经济条件下利益均衡的机制是什么?就是这个争的机制。或者换句话来说,我把他叫做一种公平的利益博弈。我几年前写过几本书,其中有三本书被人们叫做“断裂三部曲”,叫断裂、失衡和博弈,尤其是后一本书更多地讲的就是这个问题。市场经济条件下利益关系要有一个大体的均衡,只能靠一种公平的利益博弈,得靠不同的利益主体他自己去争,社会得为这个争得做一种制度安排。只有靠这个,才能够解决市场经济条件下利益均衡的问题。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感觉,最近几年,我们这个利益关系的失衡可是有一个特点的,什么特点?人们其实经常在说,但是可能很多人没去想它背后说明一个什么问题?最近几年这个利益关系的失衡有一个什么特点?吃亏的永远吃亏,占便宜的永远占便宜。各位想想是不是?这样一个现象说明什么呢?它告诉你,现在的利益关系失衡的问题,不是一些政策偶然失误的结果,如果是一些政策偶然失误的结果,不会是吃亏的永远吃亏,占便宜的永远占便宜。这个问题我们几年前还争议过,什么呢?2005年的时候,当时我写过一篇文章《反思改革》,其实我说反思改革不是反对改革。我从80年代中期之后,在社会当中,人们的印象当中就是改革派的知识分子,支持改革,赞成改革,但是我也批评改革。05年的这几篇文章应当说印象还是比较大的,也说了一些很尖锐的话。下边这些话都是我说的:“改革已经成为财富掠夺的战争,改革的共识已经基本破灭了,改革的动力已经基本丧失,扭曲改革的机制已经基本形成。”这话都是我说的,白纸黑字写的。然后我们国家一位长期主持改革政策制定的老领导,他也批评过我。他说那天啊你这话不能这么说啊,他说中国改革当中是有问题,但是这问题主要是我们没有经验,是失误。他说,照你这么说问题严重了。我说,失误我不同意。各位可以想一想,说如果是失误的话,它的结果应当是随机的,这一次你得好处,我得坏处,下一次我得好处,你得坏处,这叫失误。但是如果每一次都是你得好处,每一次都是我得坏处,这说明不是失误。对不对?你要失误,准备把好处往我这儿失误一回,怎么都失误到你那儿去了。你要是失误,你坏处怎么往你那儿失误一回,怎么都失误到我这儿一回,怎么都失误到我这儿来了?不是失误。不是失误是什么?扭曲改革的机制已经形成。改革在很大程度上掌握在利益集团的手里,强有力的利益集团的手里,每一次改革都得他有好处,你往东改是对他有好处,往西改是对他还有好处。你必须得解决这个问题,得解决不同的群体、不同的利益的主体,他怎么能够有一个比较均衡的为自己争取利益的能力。得靠这个呢,光靠政府、光靠国家已经不行了。
    政府和国家当然还起很重要的重要,但是光靠政府、国家不行。所以得把这个利益均衡的机制建立起来,社会要解决的问题主要是三个。第一个,得保证不同的利益主体他得有一个起码名义上平等的权利。为自己争取权利,起码名义上这个权利得平等。第二个,你这社会得创造种种的条件得让不同的群体为自己争取利益的能力不能差得太多,不能强的太强,弱的太弱。第三个,为自己争取自己的利益也不能乱争,得有规矩、有规则、有秩序地去争。社会得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我们可以说只要实行了市场经济,你就必须有这个机制。现在我们是有了市场经济,没有这个机制,利益关系高度失衡,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建立市场经济条件下利益均衡的机制,非常重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当今的社会矛盾、社会冲突,我们能看得更清楚一些了。现在的社会矛盾、社会冲突,是比较多。群体性事件呢,这个上访啊,社会矛盾、社会冲突确实是比较多。好像还越来越多,现在这社会矛盾、社会冲突,我们这个社会,尤其是我们各级政府弄得有点焦头烂额了。但是这问题究竟怎么看?如果我们从市场经济条件下利益均衡机制的角度来看,觉得至少我们可以得到这样一些基本的结论。第一个,现在的社会矛盾、社会冲突,虽然比较多,但是除了藏独的、疆独的这样的事情之外,绝大对数是人们内部的利益矛盾、利益冲突,我觉得这个应该是我们解决问题的最基本的基调,是利益的问题。第二个,现在的一些矛盾和冲突激化,利益的问题、利益的矛盾、利益的冲突,变成社会矛盾、社会冲突,跟我们解决利益关系不好有着直接的关系,这是第二个。第三个,为什么利益的问题解决得不好,跟我们缺乏一种制度化的解决利益均衡的机制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现在社会矛盾的背后是利益的问题,利益的背后是机制的问题。我觉得我们在建立社会市场经济条件下,利益均衡机制的这种阳光之下,我们看当前的社会矛盾、社会冲突能看得更清楚一些,把握得更准确一些。
    2、解决社会矛盾、社会冲突主要是解决指导思想的问题
    那么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们解决社会矛盾、社会冲突,指导思想我觉得一定要明确。一定要有一个双重的目标,第一个,解决这些社会矛盾、社会冲突,要有利于维护社会的基本稳定,这是肯定没问题的;第二个,有利于建立市场经济条件下利益均衡的机制。得有这样双重的目标,但是现在我我为什么要提这双重的目标呢?就是因为实际工作当中的维稳,解决社会矛盾、社会冲突的指导思想,出了问题。出了什么问题?本来是这双重的目标,现在是要一个,不要另一个。是要一个,牺牲另一个。是要一个,压制另一个。我们要一时的片面的稳定,我们要压制这利益均衡的机制,结果就使得稳定的基础被瓦解了,稳定的基础丧失了。所以我提这双重的目标啊,不是凭空来的,是针对现在现实生活当中的维稳,解决社会矛盾的思路来的。
    由于我们这指导思想出了问题,我们现在的维稳也好,解决社会矛盾也好。这个思路已经走进了死胡同,为什么呢?各位想想,恶性循环。实际当中越是维稳,正当的利益越是不能允许表达。正当的利益越是不能表达,利益关系越是失衡。利益关系越是失衡,社会矛盾越是尖锐,社会矛盾越是尖锐,就越是得维稳,恶性循环。我觉得现在我们已经到了一个反思这样的一个思路的时候。2007年,当时《南方周末》要发我两个版的访谈,当时这题目就叫《反思稳定压倒一切》,但是因为太敏感,后来就分了两期,隔了一段时间发的,题目也都改了,什么意思呢?对现在我们这思路,我觉得要进行反思了。一种僵硬的稳定观把我们带到了一个死胡同。我们可以想想我们最近这些年的思路,我们是怎么走到今天的?按照道理来说呢,中国现在不是世界上社会矛盾最多的国家,算不上。即使是在危机当中,我跟你说美国30年代大萧条的时候,那时候社会矛盾到了什么份上,一些富人住宅区、大机关、大企业的屋顶上都架起了机关枪。美国当时到了这个份上,他也没有稳定压倒一切,也没有严防死守,也没成立一个维稳办。我们现在中国矛盾没到这个份上,但是我们现在维稳的这个事情在我们各级政府当中的分量,可以说在世界各国政府当中没有超过我们这个的。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帖子,留言留了一句话,这个话让我想了半天,什么话呢?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只有我亲爱的祖国需要维稳呢?就这句话,我就想了半天了,为什么只有咱们这国家需要维稳呢?思路出了问题,我们可以想一想最近这些年,为了维稳我们这个付出了多少大的代价,浪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远的都不说,就说最近这60年大庆,我们就花了多少冤枉钱。我们已经到了不计代价不惜血本的地步,应该吗?不应该。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我到很多地方人们跟我说,跟我反映,现在连事都不敢干了,“一把手”负责。你这件事就算干得再好,你要造成集体越级上访,尤其到北京上访的,你就算玩完了,最后是人们连事儿也不敢干了。第三个,维稳到最后成了维护既得利益的工具。我们想想,有时候我们是在维稳吗?是在维护既得利益。几年前就有一个帖子,我觉得这帖子写的很好,很值得我们深思,这帖子的题目就是《稳定,什么也没有压倒,是压倒了我们》。他在帖子开头就问,你不说稳定压倒一切吗?他宁可说是一切啊,说我问问你,你把什么压倒了?他说,腐败你压倒了吗?社会不公你压倒了吗?贫富悬殊你压倒了吗?假冒伪劣你压倒了吗?他说,哪个你都没压倒,一个你都没压到,你还压倒一切呢!把表达正当利益权利被压倒了。这可以说真的值得我们深思,这还不算。最糟糕的,最后,中国你想想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最糟糕的,会成为一个完全没有规矩的社会。我们现在呀,对这个稳定的问题呀,可以说是一个很神经质的态度。
    然后现在我们解决的主要问题是一个机会主义的指导思想。反正你不能出事,你怎么不能出事?你怎么解决都行。在这个过程当中,没有是非,没有规则,没有程序,怎么解决都行。为了这个东西,他没理,但是他会闹,你也得让点步,如何这社会你再细想想啊,我们解决问题的标准是什么?就是他会不会出事儿。如果不会出事儿,不会给他解决的。要出事儿了才会解决。最后我们把老百姓训练成什么呢?把老百姓教成什么呢?遇到点儿事儿,首先不去想规则,啊,去闹。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闹还不行,还得会闹,这个社会最后成为什么呢?你哪怕没理,你只要会闹,也能闹出点利益来。你要有理你不会闹,或者你干脆不去闹,老实人一个,没有任何人给你解决问题,你连稳定都不会威胁,谁给你解决问题呢?所以这个维护稳定,到最后就成了造成不稳定的最大根源。你想,你遇到点事儿,你首先得想着,我得威胁点稳定政府才能给我解决,这不对。最后就是这么恶性循环,越走越窄,最后是死胡同。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办?我们只能走制度化建设的路。反思这样一个思路,走制度化建设的路,制度化建设的核心是这个利益均衡的机制。我们社会得有一套制度的办法来解决利益均衡的问题。然后这套机制同时也就是解决社会矛盾、社会冲突的一个制度化的办法,它同时又是社会的长治久安的基础。我觉得我们这个社会得由追求一时的天下太平到去追求社会的长治久安,我们真正的目标,不应当是一时的天下太平,而是追求社会的长治久安,要稳定这社会的长治久安的基础。
    3、建立利益均衡的六大机制
    而刚才我们看到这个基础就是利益均衡的机制,那为了建立利益均衡的机制,得有一系列的东西我们得建立起来,概括地说,至少得六大机制。一个是获得相关信息的机制,一个是利益诉求表达的机制。胡锦涛同志在十七大报告当中提出一个很重要的词---表达权,可惜以后再也没人提了。第三个,利益诉求凝聚的机制,凝聚和提炼的机制。第四个,施加压力的机制。第五个,协商谈判的机制。第六个,矛盾调解和仲裁的机制。得把这一系列的机制建立起来。这六个机制当中呢,有的是人们讲得比较多的,或者是大家比较熟悉的,但是这当中至少有三个机制别人是没这么讲过的,或者理解是不一样的,我得强调一下。
    ①利益诉求的凝聚和提炼的机制。一个市场经济的社会呀,何况中国人这么多,人们的要求,遇到的问题都是不一样的。所以一个社会,正常的时候,它应当有一个把人们的意见、要求凝聚和提炼起来的机制,尤其是这利益表达者他要有一个提炼的机制,但我这么说很虚,举个例子。比如说,在国企改制当中,很多失业下岗的职工受到了损失,这也是现在很多群体性事件上访的原因。他们确是面临着很多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你怎么解决?假如说没有这个凝聚和提炼的机制,每个人一对一的来解决,你说你怎么解决吧?他是老伴有病的问题,他是小孩上学的问题,他是房子的问题,他是小孩结婚的问题。你说你怎么解决?假如说打个比方,这事儿如果在美国,你说你怎么解决,会是什么样子?它会有一个凝聚和提炼的机制。他这些人会形成一个组织,就是同样的这些人,然后他把这个要求不断提炼和凝聚,最后会变成什么呢?会变成议会当中的一个提案。比如说,对这些失业下岗的职工如何在社会保障,特别是养老制度上如何进行适当补偿,会变成这样一个东西。但这样一个东西如果有了,你就一下子解决一片人的问题,你社会解决矛盾的效率就会大大提高。所以人们的要求、利益的要求,越是经过凝聚和提炼,才能越是接近政府能够解决的层面,得有这个机制。
    ②施加压力的机制。刚才说呀,现在是有了强势、弱势之分,强势的为自己争取利益怎么也好办,一顿饭说不定就把问题摆平了。但是问题是弱势不行,弱势也准备不了这个饭,第二个你准备了这个饭,人家也不吃你这饭。你像几个弱势群体的,说准备一桌饭请我们忻州市哪位副市长,他也不来,对不对?所以你得解决他这个为自己争取利益的能力的机制的问题,尤其是弱势群体。那么怎么解决呢?它得有施加压力的机制。像世界上啊,像很多国家都有的,游行、示威、罢工是什么?就是施加压力的机制。我们很多同志会想,弱势群体要求点自己的利益也是应该的,但是说,你有要求就要求,你有什么要求你跟政府说呀,你别游行、示威、罢工啊!游行、示威、罢工,这个不就社会乱了吧。对不对?不对。必须得有,为什么?它是弱势群体,弱势群体光靠说是一点用都没有的。中国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时候一千亿,相当于几百万农民工,流血流汗白干一年。人类历史上,除了奴隶制,没有这样的事。马克思资本论三大卷都没有拖欠农民工工资这句话。没有人说吗?报纸上都整天说,有用吗?一点用都没有。所以它光说是一点用都没有的,然后呢,它必须得有点施加压力的机制。这个施加压力的机制,是增强他为自己争取利益的能力。这个道理各位想想,两三岁孩子都懂,两三岁孩子说,向他妈要一块钱,说你给我一块钱,我买一根冰棍儿。他妈说没有,一边好好玩去了。这根冰棍能有吗?小孩他心里不懂事儿,孩子他都明白,这事你要真想要这根冰棍的话,你得施加点压力,对不对?你起码得往地上倒一下吧,哭两声吧,这根冰棍才有可能有。游行、示威、罢工,是什么?就是倒一下、哭两声,施加压力的一种手段。我们这社会是把它看得太重了,动不动就是推翻政府、颠覆政权,世界上那么多的国家就我们几个极少数国家没这个东西。这些人家都有,它怎么就没推翻政府、颠覆政权?怎么到你这儿就推翻政府、颠覆政权了。思路有问题,这些东西将来都得有的,你得规范它。你不规范它,不承认它,最后它就堵路去了,他就不是游行、示威、罢工了。这是我要强调的第二个机制。
    ③矛盾调解和仲裁的机制。这个机制大家也经常听说,但是呢,这个东西是什么?实际上是一个矛盾终止的机制。一个社会要有效地解决,它必须得有终止的机制,就是说到此为止,到这儿就完了。司法上有终审,意义是什么?就是到此为止。谁敢说就百分之百的公平,但是没办法,社会总得有个程序,总得有个规则,总得有个到此为止的东西,这样,一个社会才能有效地解决问题,但是各位想想中国就没有这样一个终止的机制。现在时候的中国成了什么呢?成了冯小刚的电影《没玩没了》。有个电影叫《没玩没了》吧,没玩没了就是法律上终审了,书记的一个批示,又可以重新来。所以各位想想现在我们的问题是,老的问题是永远都解决不了,新的问题又层出不穷。上访也好,群体性事件也好,多少年前的都有。去年的事儿,三年前、五年前的事儿,十年八年,甚至三十年前的事儿都有。老的问题永远解决不了,新的问题层出不穷。用我们的话来说,叫社会矛盾越来越多。它能不多吗?对吧,关键的问题是这些机制得建立起来。
    4、社会制度建设的主要目标
    最后我再强调一点,就是这个社会制度建设的目标是什么?这个问题仍然很重要。制度建设的目标,我觉得是两个,第一个,这个目标没怎么有人讲过的,得让我们这制度能够坚强起来,增强我们这个制度容纳矛盾、容纳冲突的能力。一个制度也好,一个社会也好,它的好坏的标准,不在这里边有没有矛盾、有没有冲突,首先是在于你能不能容纳矛盾、容纳冲突,“一把手”负责,一票否决,我们这个假定就不对,就是说只有你这块天下太平才好,其实一个好的制度,首先是一个容纳矛盾、容纳冲突的制度。举个简单的例子,美国打伊拉克的时候,我们各位从电视上都看到了,1000万人上街,反对小布什的伊拉克政策,游行示威。各位想想,我们作为旁观者也好,美国作为当事人也好,这时候有人会说,美国出问题了,美国可出大问题了,发生大规模群体性事件了。出了问题了,社会要不稳定了,得严防死守了,得各州成立维稳办了。有人会去这么想吗?没有,人们都知道一点事都没有。各位得想想,那它叫战争状态下,美国处于战争状态下,几百万人上街,人们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几天就过去了,当作一个很正常的东西。反问一句,为什么我们在和平时期,几十个农民工上街讨要他们被拖欠的工资,我们就如临大敌?说明我们太脆弱,制度太脆弱,人们的心理也太脆弱。我们制度建设一定要使我们知道坚固起来,坚如磐石,有点矛盾、有点冲突一点不当回事儿,说你这个我坚如磐石的这种感觉。这就是好的制度,这是我要强调的一点,它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好的制度。
    第二个,你能容纳矛盾、容纳冲突还不行,还得有解决制度建设的另一个目标啊,还得有你用制度化的方式去解决矛盾,解决冲突的能力。刚才我这么讲呀,可能有同志心里就会想,反正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呀,你到我们忻州来试试。你当个县长试试?你当个区长试试?看你严防死守不严防死守?还是真得严防死守。中国有很多事儿呀,现在你想想你不严防死守吧,还不行。为什么呢?这就跟我们说的第二个东西有关系了。我还打个比方,你比如说,像刚才说美国打伊拉克的时候,战争状态下几百万人上街,人们不觉得洪水猛兽、天下大乱,为什么呢?打个比方,就像那水来了,你知道水是在渠里流的,虽然那水看起来也很汹涌,你知道它在渠里流的,没事儿,你知道它往什么方向流,什么地方会拐个弯,什么地方会留得急一点,什么地方会留得缓一点,什么地方泄下去一点,什么地方再泄下去一点,什么地方就差不多了,你能预见它,你就不紧张。中国的问题为什么严防死守?这水来了,你根本就没有这渠,渠是什么?就是规则和程序。我们没有这渠,这水来了,还真不知道它往哪儿流。你说怎么办?总不能让它乱流吧,对吧?只能严防死守。怎么严防死守呢?就在它可能流的地方,不可能流的地方,我们都修一堆有用无用的坝,这就叫严防死守。我说付出很多代价,跟这个有关系。它地势比较低的地方,它流的可能性比较大的地方,你得修个坝。比较高的地方,它流的可能性不太大,万一呢,你也得修。再说,有的地方还在山头上呢,说这水流过来几乎就没有可能性,那你就不修吗?你就在那儿歇着吧,说人家晋中也动了,太原也在那儿修呢,是吧。大同也在那儿修呢,人家都在那儿修呢,说我们忻州在山头上不修,不修?不修行吗?您也得修。所以我们这严防死守就是在低的地方、高的地方、山头的地方,都修了一堆有用无用的坝,这就叫严防死守。但是这坝呢,也不是完全是白修的,事儿过去了,到提拔干部的时候就能有用了。对不对?各位想想,到最后谁最容易得到提拔?就在那山头上修那最没有用的坝的人最容易得到提拔。听话,对不对?我们用体制内的一句话来说,叫党性强、讲政治、顾大局,这个干部,所以到最后你就想,我们这个社会就这么走,越走越荒谬。然后我觉得后果不堪设想,现在对于这,确实刚才我讲社会矛盾确实是比较多,这也是市场经济条件下必然的,但是我们要有新的思路,要通过制度化的建设来解决利益的问题,形成解决社会矛盾的制度化的办法,也就可以奠定社会的长治久安的基础了。
    时间的关系,我就讲这么多吧,谢谢大家!
 
 
热点学习资源
最新文章
组工首页党员在线学习通知公告学习动态领导论坛学习资源忻州大讲堂忻州先锋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中共忻州市委组织部主办 版权所有 2010-2011 晋ICP备10202212号
联系电话:3039047 邮政编码:034000 电子邮箱:sxxzzgw@163.com 技术支持:忻州网
您好,您是进入本站的第 位访客